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

情感轉移

讀佛洛依德的時候,
不討論移情,似乎就沒有入門!!

或許是因為剛上完精神分析的課程
對於自己的情境增加了些敏感度!
驚覺~自己竟然在一個下午中,同時發生了正向與負向的反移情!

我自己對於有小孩的母親,特別容易感同身受,
會分享自己的育兒經驗與其連結
也會認同當母親的辛苦!
但~~若在夫妻的工作中
我覺得這樣的心情,很明顯的會使我自己選邊站!
昨天的家訪,就是這樣的情況!!
明明個案是先生(雖然太太也曾有病史)
但目前需要照顧的以先生為主
然而,對談中,我支持太太的論點,
努力的想要告訴先生,他其實需要調整自己!!
(我想說服那個依賴又懶惰的男人~~自己站起來吧,
 別老是怪罪老婆嫌棄自己~~看看你的模樣~~有哪點值得依賴?!)

呼~~我想,這是我心裡的OS!!
這是我自己經驗的投射,
但放在案家身上,似乎無法取得同盟的合作關係!
因為談到後來,那個先生就假寐,表示他累了!!
我想~~他應該感受到我的反移情,
以及我對太太的正向移情與支持,
所以就用行動來表示抗拒了吧!

下午,回到辦公室討論個案,
談到一個重覆住院的邊緣性人格個案
無法控制自己的批判~~
覺得這個個案浪費了太多醫療資源,
討論應該也無太大的改變吧!!
但,反思一下自己的憤怒~
並非全然針對個案,
而是~~
面對這無力,也無意願處理這樣個案的系統與制度,
使得個案得以流竄於各醫院中,
從A院出院,就可到B院住院,
終日以院為家,尋求依賴與溫暖!
是這個系統寵壞了個案!
然而,大家為了占床率,為了績效,為了錢~~
早就抹滅了對於個案應有的責任,
建立規範,讓他學習社會上是有限制的!!
沒有限制的環境,讓個案為所欲為~~
也難怪他沒有改變自己的動機!
有了這樣的發現,
重新與團體成員分享我的看法,
還是得把重點回歸到個案身上~~
著重在與個案關係的建立(有限制的給予)
並加強與家屬的合作,教導家屬也要有限制的給予~~
至於系統的問題~~
也只能盡力而為了!!

理論使得人變得敏感~
但一敏感之後才發現,
原來處處都是引爆自我價值觀干擾治療關係的地雷~~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