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29日 星期二

反壓迫工作坊

上週,
所上請了紐約大學的Dr. Chen-Hayes副教授來演講
主要講的是反壓迫,與同志家庭的分享

Dr. Chen-Hayes本身就是同志,也有一個相當美好的同志家庭
但從他所寫的『我們如何成為一家人』,
也讓我看到,組成一個家庭
需要用心經營、更要持之以恆。
而同性伴侶對於這方面的認真與投入,
甚至值得更多異性戀伴侶加以學習其面對關係的態度。

在演講的一開始,
雖說從同志議題出發,
但同志反映了更多的是主流文化所造成的壓迫、與受壓迫的經驗,
而壓迫的議題,則就更寬廣的可連結到不同的情境、對象上。

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,講師舉了一個例子:
『如果,有一天~我們把人分為戴眼鏡、和不戴眼鏡的兩個族群,
研究發現,戴眼鏡的人,在基因上比較不良,因此屬於比較低等的族群
他們應該是比較醜的、走起路來就讓人有怪怪的感覺
他們不能與非眼鏡族通婚、也不能在工作上擔任比較重要的職務、
他們不具有選舉權,也不能受教育,不能擁有自己的財產,
而且因為他們的基因不良,可能會導致一些不當的行為
所以需要國安局緊密監控其行動。』

當下聽了,覺得很荒謬,
然而,事實上,我們回想歷史,
將眼鏡族,換成原住民、換成本省人、換成女性
都曾經發生過類似的狀況。
於是我們終於可以理解,在封閉的文化脈絡下,
所對特定族群行使的壓迫,有多麼的不合理。

而講師又運用了體驗活動
每講出一個族群,就讓大家分享一下對於他們的刻板印象~
讓所有的同學,都感受到原來刻板印象的壓迫,無所不在。

而最後,講師同樣的,以族群為單位,
每講出一個族群,邀請屬於這個族群的同學站起來~
例如:女性、出身於工人家庭、身體上有些病痛、原住民、混血兒、母語非國語的人、僑生等等,從性別、語言、家庭、文化背景、宗教等等議題,找出非主流的族群,讓大家體會到,每個人,其實或多或少,都在這個社會中,有過受壓迫的經驗,而不屬於這些族群的,有時就可能會成為那個壓迫者。

整個過程讓人相當感動,
因為在活動中,我理解了這樣的經驗,是普世存在的,
縱使我當下沒有站起來,但我知道在自己的生命經驗中
也有著類似的,受到壓迫的經驗,而苦苦對抗著。

但面對這樣的壓迫與不公平的情境
除了敏感的覺察,與盡量不讓自己成為壓迫者之外,
『Speak Out』則是另一個使我受到衝擊的議題。
以眼鏡族的故事為例,
當我看到眼鏡族遭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時,我雖然覺得荒謬,卻害怕於說出真相。
但~有一個同學就這樣分享:
『如果我們不挺身而出,那不過是以害怕、擔憂,合理化的包裝了自己,成為壓迫者的共犯,而不自覺。』
是的,回想生活中的種種情境,多少時刻,我們面對不公不義,總是說,『唉呀,各人自掃門前雪、莫管他人瓦上霜啊』

壓迫,或成為壓迫者,有時是一種文化價值使然
是學習的過程
於是,我們也能透過學習,反壓迫,
顛覆原有壓迫的主流價值
找到一個讓每個人都安適、自在、平等的平衡點

雖然很難,
但若能有一群人,一起努力,便不孤單。
在反壓迫課程的最後一段,
便是鼓勵大家尋求同盟,
才能越來越有能量,為反壓迫而發聲。

很棒的一場演講,
帶給我很多的反思。

2011年3月3日 星期四

修課

這學期修得課很少
希望可以配合老公的時間
兼顧小孩的作息

總共修了
心理評量專題研究(必修)三學分
學術定向與研討(必修)一學分
家族諮商專題研究(選修)三學分~

心理評量~是我很陌生的,
雖然從大學,碩士班都有統計方法的課程
但似乎從來沒有把它讀進心裡
這次直接要跳到博士班的難度,
覺得備感壓力!

但反過來說~這可能是最後一次,
我有機會把這個看起來討人厭的統計
好好的搞清楚~
希望能跟它交個朋友!不再成為陌生人!

另外,雖然課修得不多,
但家族諮商專題研究,是吳就君老師客座開授的課程
真開心~可以在學校內就上到老師的課!!
這學期的學費已經值回票價了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