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

選課

九月13日即將開學

預計選課:
諮商理論與技術研究(補修碩士班)~三學分
諮商理論專題研究(博班)~必修三學分
死亡與心理與諮商(博班)~選修三學分

總共九學分

原本還想選修吳就君老師客座開的經驗性團體
但僅限博二以上選修
只能等明年囉!

當護士遇上治療師

這次的家族治療訓練工作坊中,
嘗試了一次治療師的演練,
主題是處理一對互動有衝突的母女

一坐下來,個案就不斷的向治療師靠過來,尋求同盟
而治療師也接受了個案的靠近!
雖然心中有著猶豫與矛盾,
但為了想給個案安全感,並沒有拒絕他
(雖然如此,但事後經由同學的回饋發現,
 治療師雖然在行動上接受個案,但在對話上並沒有真正的接納個案,
 承接個案的問題,反而無法給他安全的感受)

對於母女之間的衝突,
治療師選擇要求個案先聽媽媽陳述,再加以協商,
在個案安全感不足的情況下,雙方的衝突越來越明顯,
使治療師陷入雙方的拉扯之中!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演練在此打住,由另外一位原本就是精神科醫師的男性學員擔任治療師,
除了言語表達的技巧比較純熟,
男性與醫師的角色,也都讓衝突的場面變得比較穩定
正面的承接個案想被聽到的需求
因此能引導雙方,從互相指責的內容中,
轉為討論該怎麼表達,
才能讓對方更加理解自己的過程面!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同學的回饋有兩個部分:

1.為何會同意讓個案和治療師結盟?
2.為何會要求個案先聽媽媽的陳述,才能表達自己的意見?

檢視自己的內在歷程,
護理人員的訓練,強調要成為個案的"代言人",或者是團隊中的"協調者"
加上是女性的角色,很容易成為個案依附或結盟的對象
而因為也認同自己的角色,因此也會不自覺的接受個案的依附,
失去了自己中立的眼光!
而且也可能導致護士與團隊形成對立

過去曾經聽老師這麼說:
女性加上護士~~遇上男性加上醫師, 是兵敗如山倒!
之前只是於文字上覺得誇張,
但這次的演練中,感受到這句話的存在!

覺得難過,卻又開心!
難過的是~自己奉為信念的角色,竟然成為阻礙自己視野的因素
開心的是~能在演練中看到自己的限制!

至於期待個案先聽媽媽陳述的部分,
則帶入了社會規範的期待:
長幼有序~~
而且因為個案違反了原本的約定(先安靜)
而引起治療師強力的介入制止其表達
使得過程變得很不順,

老師的回饋~~
治療師的中立,必須要跨越社會規範,以及角色的因素,
才能看到互動過程中,個案家庭的訊息與狀態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從護理界跨入輔諮所
如何把自己歸零,
放下原本護理訓練的概念
是一定得面對的挑戰
在這次的演練中,開啟了挑戰的第一步!